五山路丁彦雨航

不毒奶的我。想看到小丁!

。优秀。

今天说了五句话。。。。。

it's my turn to fuck you。

少年疯野的生长,在看不到的泥土下,根系走过荒芜。

联文二棒kkkkk

殷志源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黑暗里,嘴角的笑容也早已落下。手机在车里亮了又亮,是张水院的消息。“从小到大你抢了我不少东西,这次轮到我拿回来了。”殷志源忍不住在车内笑得失态,半响对驾驶座上的人发出指令,“去姜家,拜访一下老头子。”
金在德看着张水院十几个电话感到头疼,水院是自己的好朋友,可有时候也太黏人了点,他没有立即回复他的电话,而是用短信回复了他一下,大意告诉他今天发生的事,没有提到殷志源,他觉得以水院的性格肯定会问自己殷志源的事,还是不要告诉他了。
李宰镇在釜山的家里接到金在德的电话有点慌乱,下意识反应出了什么事,听到电话那天的人絮絮叨叨说了这么一整天倒霉的事,他发誓如果不是看金在德可怜一定会挂断电话的,最后啥也没说出来,把担忧隐藏在那句“首尔不好混快点回家”金在德知晓自己发小的脾气,叮嘱他好好吃饭后挂断了电话。明天还要准备Dsp的选秀呢,要早点睡觉啊,金在德吧殷志源的名片放进抽屉了,上楼睡觉了。
“Ercur的市场份额太大了,钱不能让他自己一个人赚,我手下的人不能喝西北风啊。”殷志源把公司报表推给姜成勋,一边跟对方大诉苦水,姜成勋看着殷志源的表情不进觉得好笑,谁都知道殷志源的G1有某位大人物的支持顺风顺水,他现在却'在这儿跟自己哭穷,真是司马昭之心啊.“姜家的规矩殷先生也清楚,老爷子有规定,白粉我们不沾的。”姜成勋挑眉,望向殷志源的眼神里带了丝拒绝。“我可以,不,是我已经帮你找到他了,姜先生不用考虑考虑?”姜成勋有些激动,“他现在在哪!”“在哪那要看你的诚意了,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吗,成勋,白粉的利润,不用我多说吧。”殷志源早就猜到姜成勋的反应,不然自己也不会找人找的这么辛苦还费尽周章的偶遇了。“好,我们会停止和Ercur的合作,把他的位置给我。”“这才对嘛成勋,钱要一起赚啊。”各怀心思的两个人结束了对话。
“明天,Dsp的选秀。把握机会吧,他不错,我也挺喜欢的。合作愉快,姜公子。”殷志源和道贤走出了姜家的大门。
“少爷,殷志源和张水院不是兄弟吗,怎么殷志源要……”姜成勋的助理不解的开口,“兄弟,利益面前哪有什么兄弟,况且他们俩就一个兄弟的名头罢了,谁知道背地里搞什么呢。”姜成勋一边解答助理的疑惑一边思索着,这么多年不见,你还记得我吗,在德。
“明天给他送花去,写我的名字。”殷志源对道贤吩咐着。我倒要看看这个金在德有什么魅力,把这俩人迷的神魂颠倒。

emmm   感情线没写完整   有空扩写